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在韓莘莘的注視下,清海持劍后緩緩升起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在他一旁,林穆也持著湮天劍如是照做。

    按照清海的說法,白家的癲魔體不過是用秘術將韓家眾人的靈魂進行了操弄。

    只要用清風劍術將眾人的靈魂進行洗禮,即可解除癲魔體。

    而林穆也修習了清風劍術,不趁著這次鍛煉鍛煉多少是有些浪費了。

    起初清海只是隨口說說,也沒想到林穆會真的跟他一塊。

    不過有了林穆的幫忙,清海也確實省了很多功夫。

    終于,在半個小時后,韓家眾人眼底的猩紅逐一褪去,漸漸都蘇醒了過來。

    在韓天曉醒來后,韓莘莘更是激動地抱著他,詢問他有沒有哪里不舒服。

    確認沒有任何不妥后,清海與林穆這才收劍去一旁休息。【1】 【6】 【6】 【小】 【說】

    韓天曉醒來后,安排韓家眾人對清海與林穆表達感謝,又安排下人去準備吃食款待幾人。

    在忙完一切后,柳若雪與林穆坐在韓家閣樓上。

    天已經黑了,林穆手中拿著一只燒雞,一抓一手油,吃得不亦樂乎。

    柳若雪端坐在他身旁,只是安安靜靜地陪著他。

    在林穆終于解決完了一整只燒雞后,柳若雪這才緩緩開口。

    “小穆,這里的事情暫時告一段落,我需要和師傅回一趟柳家,你……與我一起嗎?”

    面對柳若雪的詢問,林穆短暫遲疑了一會兒后回答道:

    “我想再在韓家待一段時間,韓家眼前的危機解除了,可煉宗堂那兒終究還是留了韓盛那個禍患。”

    柳若雪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另外,我從楊竹清小姨那邊感覺到了自己的弱小,眼下我得到了獵影步這神奇的秘籍,我想要花一段時間消化一下,等我有了自保的資本,我再去龍霄天澗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等你。”柳若雪笑著看著林穆,腦袋不自覺地朝著他的肩膀上靠去。

    夜已深,韓家眾人因為這些天被困在癲魔體中,各個元氣大傷,早早地就回屋休息。

    柳若雪與玄仙道人也在只有林穆知曉的時分離開了韓家。

    安排陳欣冉與清海入住客房后,韓莘莘也登上了閣樓,看著望著夜空的林穆,主動靠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夫君,我們……”

    林穆回身抱著韓莘莘,感受著懷里的柔夷,這些天身體里的欲望也在這一刻徹底瘋狂。

    瘋狂的親吻后,林穆與韓莘莘雙雙倒在床榻之上,晃動的床榻與嬌聲的喘息讓屋里一陣旖旎。

    一夜無話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林穆是被凍醒的。

    他睜眼的時候,韓莘莘正在他身旁痛苦地扭動著身體。

    林穆緊張地看著韓莘莘,伸手觸碰著她的身體。

    他驚訝地發現,韓莘莘此時的身體居然一半燥熱一半陰冷。

    靠近他的這半邊身子宛若冬雪中沉睡的鋼筋怪物,是發自心底的寒冷。

    而另一側,則是難以觸碰的火熱。

    看著韓莘莘難受到幾近扭曲的表情,林穆咬著牙用被子包裹著她。

    昨夜與韓莘莘交融時,林穆就感覺到了韓莘莘體內的似乎有什么禁制徹底松開。

    當時韓莘莘并沒有特殊的狀況,林穆也就與她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眼下,恐怕是那太極體的禁制松開,這才導致眼下的情況。

    將穿著單薄衣衫的韓莘莘用棉被包裹,林穆抱著她沖向了陳欣冉的房間。

    站在陳欣冉門外,還不等林穆開口,房間門從里面打開。

    剛梳妝打扮好的陳欣冉驚訝地看著門口的林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陳欣冉,麻煩你看看莘莘怎么回事,她一大早起來半邊身子陰冷半個身子燥熱。”

    林穆焦急地說著韓莘莘的情況,陳欣冉身為特殊體質,瞬間明白了韓莘莘的狀態。

    “她的特殊體質看來是覺醒了,說實話我也沒有什么建議,現在必須帶師妹去師傅那兒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在陳欣冉的幫助下,林穆抱著韓莘莘,跟著陳欣冉一同朝著柳木心那兒跑去。

    有陳欣冉在,他們直接進入了窮觀陣樓,柳木心正在樓下等著他們。

    林穆剛要開口,柳木心搖搖頭:

    “不用說了,我都知道,你把莘莘放在這兒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柳木心身旁,不知何時多了一張太師椅。

    林穆只能選擇相信柳木心。

    “前輩,莘莘就麻煩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,呵呵,也不知說你做得對還是錯。”

    林穆還沒來得及回話,只見柳木心揮了揮手,他就出現在了破舊院落門外。

    “莘莘處于特殊狀態,需要閉關五日,你五日后再來吧!”

    柳木心的傳音在林穆腦海中回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林穆被 林穆被傳送離開后,柳木心皺著眉讓陳欣冉送韓莘莘上了樓。

    到陳欣冉的臥房中,韓莘莘平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柳木心瞇著眼,看著韓莘莘體內兩股不一樣的力量不斷交替,緩緩開口: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