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冷漠的聲音宛若九幽地獄傳音,讓白勝的后背滿是冷汗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他的身體因此變得僵硬無比,當那把讓莫雨隕落的劍出現的瞬間,死亡的氣息讓白勝連忙后撤數步。

    林穆的劍與他的脖頸擦肩而過,卻不偏不倚砍在了穆茲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一劍封喉,穆茲還沒反應過來,就發現他居然看見了自己佝僂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穆茲的最后一句話還沒說出口,林穆一腳踏在他的腦袋上。

    血霧暴起,穆茲,卒。

    林穆沒有停歇,身形變幻下,與白勝一同來的煉宗堂眾人,人劫境以下全數被林穆秒殺。

    最后,祠堂外只剩下了斷臂的白勝與悔。

    林穆回到韓莘莘身前,扭頭詢問道:

    “沒事吧?”

    韓莘莘看著面前熟悉的背影,再也忍不住抱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夫君……嗚嗚嗚嗚嗚……我以為我要見不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會呢,傻子。陳欣冉,謝謝你。”

    在回來的路上林穆不知為何感覺有些心難安,與柳若雪幾人交代一句后,林穆便以最快的速度趕了回來。

    “還好,我趕上了。”

    祠堂前,白勝捂著自己的斷手,看著林穆宛若戰神一般的身影,忍不住發問: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是去了西明城嗎,怎么可能回來得那么快!”

    “沒想到,你還派人跟蹤了我?”林穆冷笑一聲,“讓你失望了,本王來無影去無蹤,你居然敢以常理揣掇本王。”

    “笑話,哈哈哈哈哈,笑話!”

    林穆身后,韓莘莘扶著陳欣冉坐下,她們二人此刻喜極而泣。

    陳欣冉哽咽著說道:

    “林大哥,對不起,我差點就害了師妹,我實在是想不到,他們居然也有陣法師……

    “等等,陣法師!林穆,快走!”

    陳欣冉突然想起了什么,在她話音剛落的瞬間,林穆身旁的穆茲尸體突然暴起,他手中一柄匕首朝著林穆的脖頸刺去。

    好在有了陳欣冉的提醒,林穆看看躲過了這肉眼無法捕捉的進攻。

    在這一擊之后,穆茲的尸體徹底消融,化作了一攤血水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是什么!”林穆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雖然那一刀就算刺中自己也無法要了自己的命,但畢竟還有白勝與那個看上去有些呆滯的家伙還在。

    他們可是實打實的人劫境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受了傷,恐怕面對他們聯手也有些難以招架。

    “是陣法師的移魂陣,這個陣法師恐怕早就料到這次來會有危險,所以派來的只是一個傀儡身……”

    陳欣冉說中了一部分,可另一部分卻猜錯了。

    穆茲生來多疑,并不是覺得這次有危險,而是認為所有需要出門的事情,都具備著危險。

    此時,煉宗堂隱門某處,一個全身毛發掉光的老者,睜開了他渾濁的雙眸。

    “該死,又毀了我一具肉身!”

    對于穆茲而言,一具肉身或許沒什么,可一具人劫境的肉身,那可是非常難尋的。

    不管是生前實力還是生辰八字,都會影響穆茲的靈魂與傀儡身的契合度。

    “呵呵,有意思,真有意思,這小子和那個小姑娘,讓我的心蠢蠢欲動啊!我要是可以獲得那小子的身體……”

    穆茲的眼里散發出無盡的貪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韓家祠堂,林穆站在白勝面前。

    湮天劍在手,白勝的臉色變得蠟白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!你若是殺了我,韓家人都會永遠保持現在的狀態!我是煉宗堂書門副門主,你敢殺我?”

    林穆看著白勝,宛若看著一個白癡。

    “說那么多,怎么的,你在這疊buff呢?說完了嗎,說完了我送你上路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讓韓家人恢復原樣嗎,只要你不殺我,我就讓他們都恢復!”

    林穆搖搖頭:“若是三天前你這么說,我可能會考慮,可現在,不需要了。”

    他深沉的眸子看著白勝,白勝望著林穆那深邃的目光,一時間竟然覺得林穆宛若在看一具尸體。

    他咬著牙,狠狠道:

    “你想清楚了,我是白家人,你若是殺了我,你可要想想能不能頂得住龍霄天澗白家人的怒火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還在疊buff,行,那你繼續,等你說完了我在動手,我倒是挺好奇,你到底可以疊多少層。”

    白勝聽到這兒,也算是徹底明白了,林穆根本就不在乎他之前所說的那些。

    他看向林穆的目光終于變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誰。”

    林穆笑了笑:“本王姓林,跟你說更多倒也沒什么必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林?”白勝啞然失笑,他立馬跪了下 馬跪了下去:“我白勝愿意一輩子做您的狗,只要您放我一條狗命,我什么都愿意做!”

    到現在,白勝還在渴望林穆給他一個機會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