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    就在這時,icu的門忽然從內被人打開,一個小小的身影出現在門口。

    靳向擎看去眼底頓時露出驚喜:“小禹……”

    小禹后退一步,抿了抿唇可憐兮兮的開口:“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靳向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大風小說

    “誒。”

    他就知道,他的兒子永遠都是他的,身體里流的是他的血,秦飛對他再好頂什么用,什么也改變不了骨肉親情。

    可就當他準備彎腰去抱小禹時,卻見他仰起腦袋,眼淚汪汪地看著他說:“我跟你走,你把媽媽放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靳向擎所有的喜悅全都僵在臉上。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幾個字近乎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愿意陪著你,你把媽媽放了吧,媽媽好可憐,她從來都沒有幸福過,我……我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小禹說著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小禹!”

    秦飛一把將他抱起來:“你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小禹摟住秦飛的脖子,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:“爸爸,小禹對不起你,小禹以后不能做你的兒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許說傻瓜,你是我兒子,永遠都是。”

    小禹不停搖頭:“我不做你兒子,我做你兒子你和媽媽就不能幸福了,你們再生許多小弟弟小妹妹,以后讓小弟弟小妹妹陪著你們。”

    他越說越傷心,小腦袋直接埋進秦飛的肩窩上哭的上氣不接下氣。

    秦飛一顆心狠狠揪緊,“小禹,你身體剛好,你不能哭,否則還會發作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想哭,可是我停不、不下來,嗚嗚……”

    秦飛抱著他目光近乎發狠的看著對面的男人,但凡他和小禹沒有任何關系,他有一萬種方法讓他從這個世界上消失。

    可他不能,他不能那么做,他不想帶給小禹一絲一毫的傷害。

    靳向擎身形輕微搖晃了下,他諷刺的笑聲在走廊里響起:“一個孩子而已,以為我稀罕,既然你這么喜歡替別人養老婆孩子,那就好好養著吧。”

    說完他傲然轉身,邁開長腿大步朝著電梯走去。

    來到醫院外,靳向擎掏出手機打給鐘嫂:“帶著那個女人,從我的房子里滾,馬上!”

    話落他直接掛了電話。

    眼前是被雨水瘋狂沖刷的路面,上面飄起了一層水霧,車一經過濺起一層水花。

    他邁下臺階,冒煙的大雨砸在他身上,很快將他昂貴的西裝濕透,粘粘的貼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經過的車輛瘋狂按著喇叭,可他就像沒聽到似的,就那么往前走。

    腦子里閃過夏寧的死訊,她就是在大雨天被車撞死的,然后重生了。

    如果他也這么死了,上天會不會給他一份嶄新的人生?

    讓他回到過去,回到沒有靳盈盈,沒有秦飛的日子,那樣的話他的夏寧只是屬于他的。

    可惜,他就這么穿過馬路平安走到對面。

    很安全,甚至連車輛的水都沒濺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到指示的鐘嫂激動壞了,她撐著傘來到透明雨棚前按下遙控器將夏寧晃醒。

    “鐘嫂?”

    “夏寧,靳向擎讓放你走了,咱們趕緊離開。”

    鐘嫂扶著她從那張圓形的大床上坐起,只不過四周的雨實在太大不知道怎么離開。

    就在她糾結的時候,一輛車開了過來,司機撐著傘從上面下來。

    “夫人,鐘嫂,靳總讓我送夫人回去。”

    夏寧不知道靳向擎又哪陣風抽對了竟然肯放人,不過只要能走她一刻也不會在這里停留。

    兩人立即動身乘坐那輛車離開了這座城堡一般的牢籠。

    這一路上她緊張的雙手發抖,就怕靳向擎那個瘋子什么時候反悔再把她抓回去。

    可是沒有,她被安全平穩的送回了秦家。

    秦家的門口自動升起遮雨棚,直通別墅門口。

    司機將車停下,吳伯腳步匆匆地過來迎接。

    “吳伯,秦飛有消息了嗎?”她問。

    吳伯笑呵呵的指了指里面:“你進去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看他的臉色應該是好事。

    兩人一進別墅就看到沙發上那里一道熟悉的人影正站在那。

    聽到聲音他轉過來朝她們比了個“噓”,隨即將身上布袋一樣的小家伙輕輕放在沙發上。

    夏寧的心漏掉一拍,她脫掉鞋光著腳小跑到他跟前用力將他抱緊。

    溫暖的胸膛 暖的胸膛,強勁有力的心跳。

    手隨即撫摸上那張有些滄桑的臉龐,下巴上的胡茬有點扎人。

    是他,是她心心念念的秦飛。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