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其實就是應了錦書的猜測,這一年若風調雨順,國泰民安,自然就沒事。

但若這一年,戰亂起,糧食失收或者水災旱災,但凡出現一樣,都得往這一尿去想。

“那你是怎么說的?”敏先生問道。

凌燦道:“還能怎么說?自然是好話說盡,你們也別怪陛下,他就是擔心影響到這一年的國運,他沒有怪罪世子的意思,相反,他說這是代表世子和他親,才會尿他一身的。”

“當了皇帝,想的事情便多了很多,他這登基來得也很倉促,加上還是蕭王殿下扶持他登基的,如今世子尿他,他一方面覺得是孩子和他親,但是一方面又覺得孩子天聰,有靈氣......”

凌燦話說到這里就沒說了。

因為陛下也沒說。

但是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意思,孩子天聰,靈氣足,知人間本質只是不會說而已。

等到會說的時候,那份靈氣就沒了。

因此,陛下想的是,世子是否認為,這皇位該是由他父王來坐,才讓他第一件龍袍就染了污。

可陛下沒說出口,這話他說不出來,誰都說不出來。

敏先生嘆氣,“你是怎么說的?說說吧。”

凌燦道:“我與陛下說,尿在龍袍上,代表著今年雨水充沛,會是豐收大年,至于他摸到世子拉屎了,我便說童子屎就是黃金,或許互市上能賺到別國的黃金,都是好的兆頭,反正好話說盡了,就看他心里頭那塊疙瘩是不是消除了。”

錦書眼睛瞪大,“說這么大啊?那若今年沒有豐收,若沒有與別國互市賺來黃金,這你要怎么圓啊?”

“倒不算是夸下海口的,今年雨水是否充沛,是否豐收暫不說,但確實咱們的綢緞一直銷往別的國家,能賺取黃金,至于別的,就看看蕭王殿下是否得力了,如果邊城與徽國開通互市,甚至與北戎也能互市,咱們賺取的黃金白銀就算不多,那也算是新的收入,應了我與陛下說的話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