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其實少淵交到她手中的時候更小一點,那會兒生出來,奶娘一個個都沒奶,其中還有兩三個是沒生育過的,怎么可能有奶。

在宮里怎么可能出這樣的事?尤其當時她還是皇后,生的是嫡子,那定是千嬌百貴,事事妥當。

所以,當時她便知道,是皇后授意,縱然皇后趾高氣揚地說要她當奶娘,她也能明白這背后的憐憫。

"他后來就跟我不親了。"太皇太后說著,那眼淚更是委屈地掉,“早知道就不給你了,給了你,仿佛就不是我的兒了。”

貴太妃蹲在她的身邊,伸手給她拭去眼淚,搖頭輕說:“不,少淵與我說過,在他心里,我永遠不及您這位生母,不信的話,等他回來你親自問問。”

“真的嗎?”太皇太后看著她,“我不信,我不是老糊涂,他分明和你最親。”

“那有什么辦法呢?那會兒你見著他就罵他,他想親近你都不敢啊,你還記得他躲在門角偷偷看你的事情嗎?”

太皇太后想了一想,似乎是有過這樣的事,是誰告訴她來著?

但是貴太妃這么一安慰,她心情果然就好多了,對著貴太妃得意地笑,“你醋了吧?他還是待我比你好的。”

“醋了,醋得不得了。”貴太妃拭眼淚,哽咽說,“怎么我奶他一場,又打小撫養教育,怎么在他心里我還是不如你呢?真委屈啊。”

太皇太后直樂,“哭什么哭?我是生娘,你怎么比得上?但他對你也很敬重,你就知足吧。”

“不知足也不行啊,我還能強求不成?”貴太妃委屈地說。

看到她委屈,太皇太后心里既高興又難過,這老奸妃真是磨人啊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