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晚宴之后,錦書把孩子交給樊媽媽,然后與貴太妃一同帶著太皇太后回寢殿。

貴太妃擔心地道:“她身體是不是出現什么問題了?老身前兩日便叫御醫診斷過,御醫說她身子還算是硬朗的,見她確實也沒什么不舒服,就是忘性大,她之前分明是知道少淵去戍邊的事,但今晚卻說不知道。”

錦書安撫著貴太妃,“沒事,我先給她檢查檢查,您先在外邊等一會兒,我們馬上就檢查好的。”

“那好。”貴太妃走了出去外殿,所有照顧的宮人,也都全部出去。

太皇太后依言躺在床上,還在絮絮叨叨,“老身知道,打小他就是跟在奸妃的身邊,與老身不親近,所以這一次離京也沒跟老身說,養娘再好,他也不能忘了生娘啊,難不成我這十月懷胎生他出來的,比不過他的奶娘嗎?那老奸妃就是他的奶娘而已啊。”

錦書笑著說:“他怎么能忘記您這個親娘呢?而且當初您把他給貴太妃養著,也是因為憐憫貴太妃,您派人找的那些奶娘,不是吃了不能生奶的膳食,就是根本不曾生育過的人,只有貴太妃有奶,您是好心,少淵知道,貴太妃也都知道的。”

“你......”太皇太后瞪大了眼睛,“你怎么會知道的?”

“您說的啊。”

“老身幾時說過?”太皇太后有些不安了,“你這話可不能跟老奸妃說啊,她如今日日在我跟前,就是怨恨我當日羞辱她,我讓她當少淵的奶娘,是想羞辱她的,你別亂說話。”

錦書哄著說:“好,我不說的。”

她把手絹遞給太皇太后聞了一下,“母后,您聞聞這香味如何?”

太皇太后用力呼吸,聞著那手絹的味道,“不大好聞......”

她眼睛緩緩地閉上睡了過去。

這手絹上帶的香味,是迷藥的一種,是居大夫給她的,對人體沒多大傷害,但是可以快速入睡,只是藥效不能維持太久,頂多是一炷香的時間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